項羽八千子弟兵

項羽八千子弟兵

陳勝吳廣造反,使得各地叛亂的集團越來越多,按照《史記》中的說法,當時在楚地的造反隊伍數不勝數,多得不得了,而這些造反隊伍通常都會殺官,就是把當地的縣令或郡守殺掉。這時的太守殷通,他一看當時的形勢不太對,這農民造反勢力這麼大,將來有一天來把殺我,我也扛不住。所以殷通想,乾脆我也造反算了。

殷通找到項梁,跟項梁說:「我想造反,由你和桓楚兩人領兵怎麼樣?」這挺合項梁的意,項梁便說:「可以!但是現在桓楚亡命在外,不知道跑到什麼地方去了,只有一個人知道他的下落,就是我的侄兒項羽,如果要找到桓楚的話,得先把我侄兒項羽叫過來一塊兒商量。」

項梁就把項羽就叫了過來,項羽來了之後,項梁給項羽使了一個眼色,項羽就把劍拔出來衝了上去,一劍就把殷通的腦袋砍下來。當時底下的人一看太守被殺,都已經傻了,有的拿起武器要抵抗,項羽拿起劍來一連殺了幾十個人,結果後來誰都不敢動了。

xtfy2-06-PB3-4

接著項梁就召集當地的少年,號召他們起來造反。因為太守已經死了,項梁跟項羽兩人本來在當地威望就比較大,於是就徵集了八千人,開始造反,後來我們一般所說的「項羽八千子弟兵」就是這麼來的。

公元前209年九月,項梁和侄子項羽殺死了吳中太守殷通,召集江東八千子弟兵,開始加入造反起義的行列。此時秦政府的戰略反攻已經開始,秦大將章邯率領駐守長城的兵團近三十萬人,一路殲滅造反隊伍向東推進。這時項梁只有八千人,打是肯定打不過的。所以項梁這個時候迫切的需要去擴充他的隊伍。

當時有幾個人來投奔項梁,其中有一個人叫做陳嬰,是東陽人(今安徽省天長縣),這人是一個很守本分的人,大家都很喜歡他。陳勝吳廣造反之後,東陽地區的老百姓也造反,把當地的縣令給殺了。殺了之後他們說咱們造反,需要找一個人挑頭吧,找誰呢?說咱們找陳嬰得了,大夥都很喜歡他。

找到陳嬰說,我們已經把官殺了,你能不能給我們當頭?陳嬰說這是掉腦子滅族的事情,我當不了頭,但是你們要是信任我,我帶你們去投奔一個人,於是陳嬰就帶著當地兩萬人去投奔了項梁。除了陳嬰之外,還有英布、蒲將軍等七、八股人馬,帶著兵來投奔項梁,最後就聚集了大概六、七萬的人馬。

xtfy2-06-PB3-3

接著項梁在「薛」這個地方,召開了一個會議,歷史上也稱為「薛地會議」,在會議上,他們統一了自己的政治綱領和軍事佈署。當時謀士有一個謀士叫范增,范增跟項梁說,楚南公當時講過「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如果我們要想成功的話,我們就必須得找一個過去楚王的後代,把他立為王,作為名義上的諸侯領袖。於是他們就找到了一個放羊的人,這個人是楚懷王的孫子,把他立為王,也叫楚懷王。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二季《秦皇漢武》第六集《亡秦必楚》

項羽「彼可取而代也」

項羽「彼可取而代也」

陳勝吳廣起兵造反,雖然很快就失敗了,但是各地的叛亂並沒有就此平息。秦二世元年九月,在陳勝吳廣造反兩個月之後,項梁起兵響應。項梁是楚國的貴族,他的父親就是楚國的名將項燕。

項燕在秦楚決戰的時候戰敗被殺,所以楚地的人很同情項燕。當時楚國亡國的時候,曾經有一個叫楚南公的人,說過一句很著名的話,《史記》中記載楚南公說:「楚雖三戶,亡秦必楚」。就是楚這個國家將來哪怕只剩下三戶人,也一定能夠把秦推翻掉。

xtfy2tuka-06-10

項梁原先住在櫟陽,後來因為殺了人就開始流亡,他帶著姪兒項羽跑到了吳中,吳中就是現在的江蘇、蘇州一帶。項梁就帶著年幼的項羽到了吳中,項梁最開始教項羽讀書寫字,項羽就不愛學,項羽說讀書寫字這種東西,是給別人記記姓名而已,我不幹,這東西沒有什麼用。項梁說那我教你武功好不好?然後項羽又說,學武功的話,跟一個人打架有用,我不學!我要學的話,就學萬人敵!我要學的話,我就要能夠對付一萬個人!

項梁一看這個姪兒還是很有志向的,於是就開始教項羽兵法。項羽在開始學兵法的時候很感興趣,但是一段時間後又不學了,所以項羽基本上是學無所成。項羽雖然學過兵法,而沒怎麼學過武功,可是項羽的武功很高,我們看項羽衝鋒,力量非常之大,嗓門也很大,所以項羽是屬於氣場很強的一個人。項羽雖然學了一點兵法,可是我們在《史記》中,看不到項羽用兵有什麼謀略,或者是排兵佈陣等等,所以項羽基本上是屬於蠻力型的這種武將。

項羽當時在吳中居住的時候,秦始皇巡行天下,路過他們的住處的時候,項梁跟項羽都去看熱鬧。看到秦始皇的儀仗非常威風,項羽就說了一句很著名的話,他說「彼可取而代也。」意思是:坐在車上的那個皇帝,我可以取代他。當時項梁很緊張,捂著項羽的嘴「千萬不要隨便亂講話!會被滅族的!」

xtfy2tuka-06-11

項羽他有幾個特點,一個特點就是他的力氣非常之大,《史記》中記載說:力能扛鼎。鼎的重量有多少我們不知道,但是在秦以前有一個皇帝叫做秦武王,他以力氣大而聞名,他在舉鼎的時候都沒能完全舉起來,反而把鼎砸到了自己的腳上,腳被砸成肉醬疼死的。所以這個鼎是非常重的,但是項羽力能舉鼎,所以他的力氣非常之大。

xtfy2tuka-06-14

項羽這個人聲音也非常大,吼一聲跟打雷一樣,聲若巨雷,這是他異於常人的地方,還有一個地方跟別人很不一樣,就是項羽是重瞳之目,一般人是一個眼睛有一個瞳孔,項羽一個眼睛裡面有兩個瞳孔,叫重瞳之目 ,所以他生有異相。

這種重瞳之目在《史記》中,在項羽以前只有兩個人是重瞳,一個是舜,還有一個是春秋五霸之一的晉文公重耳。項羽也是重瞳之目,大家就覺得這個人很不一般了,所以項羽在當地的少年中威望很高。

xtfy2tuka-06-16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二季《秦皇漢武》第六集《亡秦必楚》

劉邦斬蛇起義

劉邦斬蛇起義

公元前210年秦始皇駕崩,公元前209年,劉邦以泗水亭長的身份押解一些囚徒到驪山去修皇陵,走在路上的時候,有人就逃跑了,因為修皇陵是個很苦的差事,而且那時候給國家服勞役,是要自己帶糧、帶錢的,所以很多人不願意做這種苦差事,就逃跑了。

劉邦走一段路又跑了一個,走一段路又跑了一個,劉邦算來算去說,按照這種速度的話,走到驪山的時候,估計人都跑光了,所以劉邦就不走了。劉邦買了一些酒請這些囚徒喝,喝完酒之後,劉邦就說你們都走吧,那些人問劉邦那你怎麼辦?劉邦說:你們都走了我還留著幹嘛?我也得跑啊!就這樣劉邦把這些囚徒都放了。

xtfy2-07-PB1-11

放了之後,有些囚徒就跟劉邦說,我們也沒地方去呀,還是跟著你吧!於是劉邦就在芒碭山這個地方藏了起來,當時已經到了黃昏的時候,劉邦要經過一片沼澤,派一些人在前面探路,探路人很快就回來了,回來之後說前面有一條大蛇,蛇把那個路給擋住了。

劉邦說:大丈夫走路怕什麼蛇,我看看!劉邦就拔出劍來往前走,果然有一條蛇,劉邦就把那個蛇給殺了,殺了之後,因為當時劉邦喝了很多酒,殺完蛇之後劉邦就醉了,臥在那個地方睡著了。過了一會聽見有女人在哭,劉邦一看,有一個老太太在那哭,就問她為什麼哭啊?這老太太說:我的兒子是白帝的兒子,化作一條大蛇,結果被赤帝的兒子給殺了,接著這老太太就不見了。劉邦殺蛇這個事情,就留下了一個典故,叫做「斬蛇起義」。

xtfy2tuka-07-6

在劉邦斬蛇起義的時候,陳勝吳廣已經開始造反了,造反的消息很快就傳到了劉邦的家鄉沛縣,沛縣的縣令覺得要這麼等下去的話,沛縣人民說不定也會造反,造反之前為了表達他們的決心,通常是會殺官的,那肯定要殺我嘛!縣令想乾脆我也造反得了,他就找來兩個人來商量,這兩人一個是蕭何,一個是曹參。蕭何是當時縣政府的秘書;曹參原來是縣政府裡管監獄的。

這倆人跟劉邦的關係都非常好,他們就跟縣令說,你要是造反挑頭的話,一般大眾不會相信你的,因為你本來就是秦政府的官員,大家會懷疑你的;但是你一旦造反的話就是背叛了秦政府,這是掉腦袋的大罪,可是老百姓又不相信你,那你等於兩頭都得罪了:秦政府不相信你,老百姓也不相信你。如果你真要想造反的話,建議你把劉邦叫來,因為劉邦這人在老百姓心目中的地位很高。縣令想想好像這說的也對,於是曹參跟蕭何就準備去找躲在芒碭山的劉邦。

蕭何和曹參一走後,縣令又後悔了,縣令想這劉邦回來挑頭造反,那我該怎麼辦啊?就想把蕭何和曹參給抓回來,這倆人就趕緊逃出城,出城之後找到劉邦。劉邦一聽說發生這樣的變故,於是就回到沛縣。縣令一看劉邦回來了,命人把城門關上,不讓劉邦進城。劉邦就寫了一封信,用箭射到城裡邊,劉邦在信中說「天下苦秦久矣」,我們老百姓在秦政府的統治下,受苦的時間已經太久了,現在各地都在造反,以我們小小的沛縣,肯定是擋不住造反隊伍的,到那時候如果造反隊伍攻破這城的話,大家都倒楣了,不如我們現在把縣令殺死,然後開始造反吧!

xtfy2tuka-07-8

這個箭射進城之後,果然縣裡面一些少年就響應劉邦,於是他們殺死沛縣的縣令,開始造反,當時劉邦帶的人很少,沛縣又是一個很小的地方,劉邦原本也不是一個大官,兵力很少,所以劉邦想造反的話,就得投靠一個有實力的人,那誰最有實力呢?當時項梁已經成為了一個比較引人注目的軍事集團,所以劉邦就準備去投靠「楚」這個政權。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二季《秦皇漢武》第七集《斬蛇起義》

泗水亭長劉邦

泗水亭長劉邦

劉邦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平民皇帝,他在出生的時候有很多的異象,他的母親有一次在外面幹活,就在一片沼澤地裏面睡著了,當時天降大雨,他的父親就去找他母親,找到之後發現有一條龍盤在他母親身上,接著他母親回家之後就懷孕了,生了劉邦。

劉邦為人很好,氣量非常大,大家都很喜歡他,但是劉邦這個人不喜歡勞動。劉邦年輕的時候,擔任一個秦政府的低級小官吏,叫做泗水亭長。我們知道有句話叫十里長亭,古人每隔十里會修建一個小亭子,比如說朋友要出遠門了,要送行,要送到什麼地方呢?一般就送到長亭這兒為止,在長亭裡喝一點酒話別,然後就走了。長亭就像汽車站、火車站的感覺。那麼劉邦就是管理這麼一塊地方,叫做泗水亭長。

xtfy2tuka-07-3

劉邦非常喜歡喝酒,但是他不喜歡給錢,喝完酒之後只記帳不給錢,但是那些賣酒的他們發現,每次劉邦來的時候,雖然劉邦不給錢,但是他們酒店的生意就會變得很好,很多人來喝酒。所以他們每年到年底的時候,就把劉邦記帳的帳本撕掉,也不跟劉邦要錢。

後來,有一個叫做呂公的人來到了劉邦的老家,也就是現在的江蘇沛縣,由於呂公跟沛縣的縣令是很好的朋友,他為了避難來到了沛縣。後來呂公就在家裡擺酒宴客,請地方上的官員都去做客。因為他是縣令的朋友嘛,能到他家喝酒的,都是縣裡面比較有身分的人。

劉邦也到了呂公家,當時負責接待賓客的人叫做蕭何,也就是後來大漢的開國丞相、政府總理。蕭何當時負責賓客並且登記,因為你來不能白喝酒,來了之後是要有隨禮的,帶一些小禮物什麼的。這劉邦來了之後一看,有的人是坐在堂上喝酒,有的人是坐在堂下喝酒,就問蕭何這是怎麼區別的?

xtfy2-07-PB2-1

蕭何說,你要是隨禮帶滿一千錢的話,坐到堂上去;不滿一千錢的話,坐到堂下去。劉邦說我出一萬錢,你記帳記我出一萬。其實他一分錢都沒給。蕭何便記了劉邦「賀錢萬」,然後把劉邦請到堂上。劉邦到了堂上之後旁若無人,直接坐在首席最尊貴的位置,接著開始嬉笑怒罵,拿那些官員們開玩笑,旁若無人。當時大家都覺得這個人也沒拿錢,就坐在堂上很是囂張,都在疑惑這人什麼來頭。

呂公這時就注意到了劉邦,等到宴席散了的時候,呂公就給劉邦使了個眼色,意思就是你先別走留一下,劉邦就留了下來。呂公對劉邦說:我這人會看相,我看過的人很多啦,從來沒有見到過像你這樣的人,大富大貴!我有一個女兒,可不可嫁給你做老婆?劉邦說好啊!本來劉邦一分錢沒給,又喝了一頓酒,還能娶個老婆回家,這不是很好嘛!劉邦就同意了。這個女孩兒就是後來的呂后-呂雉。

xtfy2-07-PB2-2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二季《秦皇漢武》第七集《斬蛇起義》

秦始皇臨死前發生的兩大怪事

秦始皇臨死前發生的兩大怪事

公元前215年,秦始皇第四次出巡,去了東面和北面,當時一位被他派到海外求仙的,名叫盧生的人,從海外帶回來一個圖讖,上面有這麼幾個字:「亡秦者胡也」,意思是「滅亡秦國的是胡」。

xtfy2tuka-03-4

當時秦始皇覺得這個「胡」應該指的是匈奴吧,於是派大將蒙恬北擊匈奴。當然等到秦國滅亡之後,大家才明白這個「胡」其實指的並不是胡人,不是指匈奴,而指的是秦始皇自己的第十八子,叫胡亥,也就是秦二世胡亥。

後來又過了四年,公元前211年,秦始皇第五次巡行天下,這次巡行是因為有一個使者在外出差,回來京城的時候,路過陝西的一條山路,那時候的山路都是很窄的,在山路上有個人把使者攔住,那人手裡拿了一塊玉,他把這塊玉遞給使臣說:明年祖龍死。

xtfy2tuka-03-5

使者接過玉之後,一抬頭,那人已經不見了,這使者覺得很奇怪,於是就把這快玉帶回來給秦始皇,秦始皇看見這塊玉的時候感到很震驚,因為這塊玉是他八年前渡江的時候,沉到水裡面的那塊玉,一直沒有找著,不知道從哪兒被撈出來,之後又送回到秦始皇手上。

秦始皇看到這個玉之後,覺得這句話非常不吉利。「明年祖龍死」:因為「祖」是「始祖」,就是「開始」的意思;「龍」的話我們知道皇帝是稱「真龍天子」。所以「祖龍死」,實際上就是說明年秦始皇會死。

秦始皇心裡面覺得可能是這麼回事,但是他不是很確定,那麼就找人占卜,占卜的結果是應該去出巡。於是秦始皇就踏上了他人生最後一次出巡。這次出巡的話走得很遠,從陝西走到湖北,接著走到安徽,又走到了江蘇,然後又走到了山東。走到山東一個叫平原津(今山東省平原縣)的地方時,秦始皇就生病了,病了以後越來越重。

xtfy2-03-PB1-8

按照共產黨的​​宣傳,秦始皇這個人好像是一個好像生活非常奢侈,每天享樂的一個皇帝。其實不實,秦始皇工作非常努力,因為他要管天下大事,雖然他有一些官員協助,比如丞相、御史大夫等等的在幫他,但是秦始皇每天親自要看很多的文件,那時候文件都是寫在竹簡上的。秦始皇有一個秤在秤他每天批閱的文件,他每天要看一定重量的文件才能休息的。然後他要出巡、又管理很多大事,北面打匈奴、南面在打百岳,西南邊又在通西南夷,還要修建很多的大型公路…操心的事情非常之多。

秦始皇的身體顯然是非常好的,但是,就這一次秦始皇生病了,病了之後,大家都不太敢跟他討論病情,因為他過去身體非常好。我相信他的武功也是很高的,因為當年「荊軻刺秦王」的時候,荊軻就是一個刺客,武功很高,秦始皇能跟他搏鬥,最後把荊軻給殺了,所以秦始皇這個人除了政治眼光好,武功也高,而且雄才大略,他是這樣一個人物,所以一般人不太敢跟他討論他自己生死的問題。

結果隨著時間的推移,秦始皇的病越來越重、越來越重,最後他自己都覺得可能是挺不過去了,於是他就留了一個遺詔給他的長子扶蘇:「與喪會咸陽而葬」。意思就是希望你回來主持我的喪事,然後把我葬在咸陽。這個詔書寫完之後,還沒等送出去,秦始皇就駕崩了。

xtfy2-03-PB3-2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二季《秦皇漢武》第三集《沙丘陰謀》

春秋戰國時期的社會變遷:文學和哲學

春秋戰國時期的社會變遷:文學和哲學

春秋戰國是長達五百年的一個變局,這一場變局使得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管理方式、官制等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下面我們再說一說文學和哲學。

在文學上,春秋和戰國時期也是非常重要的時期,在春秋的時候開始出現了中國第一部詩歌總集-《詩經》,《詩經》一共是三百零五首,分為「風」、「小雅」、「大雅」和「頌」,它就是民間、宮廷和在祭祀時候唱的歌曲。《詩經》雖然有三百零五首,但我們並不知道每一首詩它的作者是誰,因為春秋時期它是一種莊園經濟,在廣楙的農村地區,很多人他們做了這個歌之後,它是以傳唱的方式來流傳的,大家都在唱這樣的歌曲,至於歌詞是誰寫的,那就沒有傳下來。

後來孔子把當時民間和宮廷中的歌曲,蒐集起來整理成為《詩經》,孔子當時對《詩經》有一個總結,他說「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就是在《詩經》中除了關於政治方面,還有一些關於祭祀方面,那麼還有一些關於男女愛情方面的詩,但是這些詩歌唱起來是沒有邪念的。

那麼到了戰國時期的話就不一樣了,在戰國時期出現了大量的都市,都市興起,帶來一個甚麼問題?就是很多的士人,他們在都市裡邊聚集了起來,我們知道士是最低的一級貴族,他們的錢並不多,但是他們有受教育的權利,所以說士人就擁有一技之長,到了戰國時期,這些擁有一技之長的士人們就開始在列國之間像旅遊一樣,看一看在哪一個國家能夠得到際遇。所以在戰國時期就出現了一個現象,叫做養士,魏國的信陵君、趙國的平原君、楚國的春申君、齊國的孟嘗君,包括後來的呂不韋等等,都是養士的。

這些士人,因為他們擁有一技之長,文學方面比較好的叫做文士;武功好的話叫做武士;口才好的叫做辯士;給人出謀劃策的叫做謀士,那麼這些士人就形成了一個流動性很大,能量也非常大的士人階層。這些士人中有一批人就開始著書立說,然後互相之間進行辯論,這就是戰國時期的,或者從春秋末年開始的「百家爭鳴」。

「百家爭鳴」帶來一個甚麼問題呢?在「百家爭鳴」之前,中國能夠記錄下來的東西基本上是以詩歌的形式,像《詩經》、《周易》、《尚書》等等,這些古代的典籍著作,基本上是以詩,或者一種很短的散文的形式紀錄下來的。但是戰國時期由於都市的興起,和這些士人們的聚集,「百家爭鳴」的需要,就帶來了一個現象,就是在先秦諸子中,散文就變得非常的發達。

如果我們去讀《中國文學史》,散文的發達就是從春秋末年戰國初年的時候開始的,所以《古文觀止》最開始選的文章,是從《左傳》、《國語》、《戰國策》、《史記》裡邊整理出的先秦諸子散文,這就極大的影響了後代的寫作方式,包括用詞的方式。

由於都市的興起,有些人的文采就會被大家認可,同時可以傳播出去,就不像在春秋的時候,是通過唱歌的方式傳唱歌謠,就有了另外一種文學的傳播方式。所以在戰國時期出現了中國第一個有名有姓的詩人,就是屈原,寫的《楚辭》。在文學史上春秋和戰國等於也是開了風氣之先,《楚辭》這種文體,和後來的散文,都是由先秦諸子把它們發展的非常發達。

那麼先秦諸子在哲學層面留下非常多各種各樣的學說,或者說是哲學思想。中國哲學史、哲學思想是按照朝代來劃分的,叫做:「先秦子學、兩漢經學、魏晉玄學、隋唐佛學和宋明理學。」除了佛學是從印度傳過來之外,其他別的學說中都可以找到先秦諸子的一些思想影子。如果我們要去讀《中國哲學簡史》這本書的話,你會發現它有一半到三分之二的篇幅,談的都是先秦諸子的思想,因為他們的思想極大的影響了後世的哲學家。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一季《東周列國》第二十四集《歷史變局》

春秋戰國時期的社會變遷:政治

春秋戰國時期的社會變遷:政治

春秋戰國是長達五百年的一個變局,這一場變局使得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管理方式、官制等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下面我們再談一下政治上的變化。

如果我們要看一看《史記》,裡面有一種體例稱作「世家」,《史記》是用十二「本紀」記述皇帝或者一個大朝代的歷史的,比如夏本紀、商本紀。那麼「世家」是記述諸侯的歷史;「列傳」記述普通人的;還有「書」記錄跟文化有關的;還有「表」就是時間,甚麼時間發生甚麼事。《史記》有這麼五種體例。其中「世家」在「二十四史」的後面二十三本中幾乎就沒有再出現過了,只有《新五代史》是一個例外,這就和春秋戰國時期的政治制度是有關係的了。

xtfy1-24-PB3-7

周朝實行「分封制」,我們在第二集中曾經談到過,天子分封諸侯;諸侯分封大夫;大夫也把封地分成不同的小區域,然後分封給士。那麼在分封制度中得到封地的這些人,他們的封地是世襲的、他們的身分也是世襲的。我們講過周實行的是「嫡長子繼承制」,諸侯的嫡長子繼位之後還是諸侯;國君的長子還做國君;那麼他手下的大夫死了之後,他的嫡長子接替他的位子,還做大夫。

所以說他的爵位和封邑是世世代代傳下去的,這個呢叫做「世卿世祿」,就是世世代代你的爵位和封邑全都是往下傳的。那麼「世卿世祿」就帶來了一個甚麼問題呢?就是說它是有一個家族往下傳封爵和封邑的世系,所以《史記》中就用「世家」來記述這一個家族的興衰史。

到了春秋末年、戰國時期,「世卿世祿」制度就開始瓦解,由於頻繁的進行戰爭,所以國君需要選擇有才能的人來領導軍隊,同時也需要有才能的人來治理國家,因為才能是不能世襲的嘛,所以說誰有才能就用誰。比如在春秋時候,齊桓公用管仲,管仲的出生非常的卑微。

所以到了春秋戰國時期,整個中國的官制從「世卿世祿」度轉變為「官僚制度」,也就是作為一個有才能的人,可以有你的封地和爵位,但是你的封地和爵位是不能夠往下傳的,一旦你要告老致仕、要回家了,那麼你的封爵和封邑全部都要交回來。

xtfy1-24-PB4-8

那麼到了秦國時期,它不再實行「分封制」,「世卿世祿」這樣的制度就徹底的被瓦解了,由於「世卿世祿」的瓦解帶來一個比較大的變化,也就是國家從「分封制」變成了「中央集權制」的國家。我們知道秦朝是大一統的「中央集權」,因為當時秦始皇在統一天下的時候,曾經下詔,問手下的大臣這個國家應該如何的管理?那麼其中有一個丞相叫做王綰,他說:像燕國、齊國、楚國、趙國這樣的地方,離我們中央政府非常遠,那要怎麼去控制那個地方呢?所以建議秦恢復周朝當年的「分封制」,把秦始皇自己家裡親貴子弟封到那個地方去做王。

當時廷尉李斯堅決反對王綰提出的分封建議,他說當時周武王在分封的時候,各個國家本來都是兄弟關係,非常的要好,但是傳了幾代之後,關係就越來越疏遠,到了戰國時期互相之間兵戎相見,過去的親屬關係也不算數了。如果說再恢復「分封制」的話,就會重啟戰國時期的大亂局面。所以他建議把國家的政體,從「分封制」改為「郡縣制」。

「分封制」是一個諸侯統治這個國家,是一個相對獨立的國家,他有自己的兵源,有自己的財政,有自己的人事任免權,所以就是一個相對獨立的邦國。但是改為「郡縣制」之後,所有郡縣裡的郡守,或者縣令,他不再是這個郡或者縣的主人,而只是在這個地方負責地方的治理。就像一個公司裡,他不再是公司的董事長,而是這個公司的CEO。「郡縣制」就等於是國家派遣官吏到一個郡或者到一個縣去治理那個地方,那麼他也不是從郡或縣中收來的稅收養活自己,他靠的是中央政府發給他的俸祿,所以這樣也就實現了秦國對整個國家的控制。秦始皇認為李斯的建議非常好,採納了這個建議之後,就把秦國分成了三十六個郡,郡下再設縣。

「郡縣制」其實在東周列國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實施了,當時一些諸侯國在通過戰爭搶奪來土地,或者通過開墾荒地得到的土地,不再分給底下的大夫,所以諸侯就把這種地方置為郡,或者置為縣,在東周的時候郡和縣是平級的,邊遠的地方地廣人稀的,土地比較大人口比較少,這種地方置郡;那麼土地比較小人口比較稠密的地方置縣,後來隨著生產的擴張、生產的發展,很多過去是比較荒涼的郡,逐漸的人口開始多起來,那麼就把這個郡又劃分成不同的縣,這樣的話郡和縣就變成了郡在縣的上一級。

東周列國時期,「世卿世祿」的制度開始瓦解,「官僚制度」逐漸形成。國家的政治制度也從周代的「分封制」演變為秦朝開始的「中央集權制度」。我們看到,秦以後凡是試圖恢復或者部分恢復「分封制」,最後都釀成了戰亂,如漢景帝時的「吳楚七國之亂」;西晉的「八王之亂」;唐朝的「安史之亂」;清朝的「三藩之亂」等等。秦以後的兩千多年,中國的政治制度基本上為郡縣制。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一季《東周列國》第二十四集《歷史變局》

春秋戰國時期的社會變遷:軍事

春秋戰國時期的社會變遷:軍事

春秋戰國是長達五百年的一個變局,這一場變局使得中國的政治、經濟、文化、軍事、社會管理方式、官制等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下面我們先說一說軍事的變化。

xtfy1-24-PB2-8

公元前222年,秦國滅亡了楚國,在戰爭之前秦王曾經跟兩個將軍有一段對話,他問老將王翦,滅楚需要多少人?王翦回答說需要六十萬;秦王又問了另一員戰將李信,李信說只需要二十萬人。秦王覺得王翦是老頭子嘛,比較保守,李信是個年輕人,銳氣正盛,所以就收拾了二十萬兵馬,交給了李信。那麼王翦就稱病回家了。

李信是戰國時期秦國的名將。我們知道漢朝飛將軍李廣,李廣就是李信的後代,他們家是世代為將軍的。可是李信帶了二十萬兵馬到楚國的時候,最開始打得很順利,可是後來楚國的將軍項燕打了一個反擊戰,把秦國的軍隊給打敗了,所以李信敗回了秦國。那秦王呢就很生氣,他又想起了老將王翦,他就到王翦的家裡請王翦出來,王翦當時跟秦王講,如果讓我用兵的話,非六十萬不可。

那秦王就問了一個問題,他說過去稱霸諸侯的那些國家,像齊國也不過就是千乘之國,就是一千輛兵車,以每一輛兵車七十五人來計算的話,他的兵馬不超過十萬。現在要打楚國,卻需要六十萬兵馬,為甚麼需要這麼多的人呢?王翦就給秦王分析了,春秋時期的戰爭和戰國時期戰爭的不同,他說在春秋以前啊,諸侯國之間在作戰的時候,都是約好了日子,到這一天,大家來擺陣勢,叫做「約日而陣,陣而後戰」,擺好了陣勢之後,雙方才開始交戰。

在交戰的過程中「致武而不重傷,聲罪而不兼地」,雖然說雙方發生了戰爭要動用武力,但是不會使人受到重傷,同時它的目的是為了討伐對方的罪過,而不是為了兼併對方的土地,所以戰爭的時間非常短。而且「於干戈之中,寓禮讓之意」,就是古時候打仗並不是以殺人和兼地作為目標的。

而到了戰國時期「圍城動經數年,報級動以數萬」,動不動圍一個城就要攻好幾年,戰場上斬首就有好幾萬人。我們在講到「長平之戰」的時候曾經說過,一次戰爭趙國就陣亡了四十萬的將士。所以說到了戰國時候戰爭已經跟春秋時期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講到「吳越爭霸」,那是到了春秋末年了,一場戰爭從公元前476年打到公元前473年,就打了三年的時間。然後講到「三家分晉」的時候,戰國第一場戰爭就從公元前455年打到公元前453年。到了戰國時期,戰爭持續時間就變得非常非常的長。而春秋以前戰爭的時間非常短,甚至可能打一天就結束了,我們看「武王伐紂」也是,到了牧野之後,七十萬奴隸倒戈,一天這個戰爭就結束,那還是朝代更替,周滅商朝的最大的一場戰略決戰,它的結束也是非常非常快的。

春秋跟戰國時期的戰爭變化相當的大,這就帶來一個甚麼問題呢?就是在戰國時期出現了很多很多的軍事家,在戰國之前寫兵法的人很少,唯一留下的一本兵書,在春秋以前就是姜子牙留下的《六韜》,到了戰國時期由於戰爭非常頻繁,所以很多人都寫兵法,比如春秋末年齊國的司馬穰苴寫過《司馬法》;孫武寫了《孫子兵法》;戰國時期吳起寫了《吳子兵法》;孫臏寫了《孫臏兵法》;尉繚寫了《尉繚子》,就是基本上我們看到的兵書都是在戰國時期或者是春秋末年的時候開始出現的。

由於春秋和戰國時期的戰爭非常頻繁,也出現了如司馬穰苴、孫武、孫臏等傑出的軍事家,他們不僅百戰百勝,而且將用兵之道寫成兵法,這在軍事史上是一段非常重要的歷史。那麼當然王翦跟秦王說了這一番話後就說服了秦王,於是給了王翦六十萬兵馬,那麼王翦也靠這六十萬兵馬滅掉了楚國。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一季《東周列國》第二十四集《歷史變局》

儒家文化的核心(下)

儒家文化的核心(下)

那麼在「仁」下面的話就是「義」,甚麼叫做「義」呢?「義」這個字在字典中的解釋就是一件事情應該去做,那麼一件事情到底應不應該做?憑甚麼來判斷?那麼當然君子和小人在這方面是有分別的,這叫做「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君子從道德來判斷這件事情應不應該做;小人是從利益出發,來判斷這件事情應不應該做,這也是君子和小人之間的分別。

儒家的「義」指的是如果一個事情在道德上應該做的話,就應該全力去做,簡單的說就是為做而做,一件事情不考慮它是否能夠做成,首先在道義上它是應該做的,那麼就竭盡全力去做。那麼如果一個人竭盡全力去做了,仍然沒有把一件事情做成,孔子就把這樣的情況歸為「天命」,也就是天的意旨。

孔子的一生就是對「仁」、「義」、「知天命」思想的實踐,他生活在一個社會大變動的時期,政治大動蕩的時期禮崩樂壞,孔子周遊列國,他像蘇格拉底一樣逢人必談,他希望君、臣、父、子都能過上有道德的生活,但是卻沒有甚麼人真正的採納他的主張,儘管他碰了很多壁,吃了很多苦,但孔子從不後悔。因為他做這件事情就是出於「義」,是一種道德上的考慮,是為做而做。

孔子曾經講過這樣一句話:「君子之仕也,行其義也。道之不行,已知之矣。」就是說君子要出仕做官的話,是為了推行自己的理想,至於說我的理想在這個社會是不能實現的,我早就已經知道了。所以孔子抱著這樣一種心態,儘管他知道他不會成功,但是他仍然竭盡全力去做。這裡所講的「天命」,這就是天的意旨,或者說是宇宙的規律,或者說是神的安排,那已經是超出孔子控制之外的事情了。

很多人認為相信天命會讓人消極,如果從孔子對「義」和「天命」的解釋,我們就會看到,相信「天命」不但不會讓人消極,反而會讓人豁達,正因為在孔子的心目中沒有做成和做不成這一說,只要自己盡力去做就沒有甚麼可後悔的,所以這樣的人他的心中就永遠沒有憂慮,因為他不會為結果而縈懷,所以孔子又說「君子坦蕩蕩」,他從來不會為了結果而感到憂慮,同時孔子又說「仁者不憂」,孔子認為懂得了「義」和「天命」的人,才是真正的君子,因為他出於道義做事,而對於結果如何毫不縈懷,所以孔子講「君子喻於義」,又說「不知命無以為君子」。

孔子一直到五十歲的時候才懂得了「天命」的道理,剛才我談到孔子在講述自己一生的時候,他說「吾五十而知天命」,而在這個時候,孔子開始了另外一種愛好,就是攻讀《易經》。我們知道《易經》就是講宇宙運行規律,包括人事變化的一本書,孔子晚年的時候喜歡讀《易經》。成語「韋編三絕」就是講孔子翻閱《易經》把穿竹簡的牛皮繩子翻斷了三次。

孔子的一生非常坎坷,他小的時候家裡很窮,所以孔子說「吾少也賤,故能多鄙事」就是我從小的時候,家裡邊就很窮,他做過管理倉庫的小官,也管過放牧牛羊的工作。孔子他的身分是「士」,大家知道這在春秋戰國年間,社會地位最高的是周天子,周天子下面是諸侯,諸侯下面有大夫,大夫下面有士,這四個階層是貴族階層,在孔子生活的時代,只有貴族是可以受教育的,也就是說孔子作為一個士人,他有受教育的權利。

但是比士更低一級的就是庶民,他們是沒有受教育的權利的,而孔子他提出了一個非常著名的主張,叫做「有教無類」,就是我不管你出生到底是貴族還是平民,只要你交學費上來,那麼孔子就教你,所以孔子他促成了學術的下移,打破了過去學在官府的傳統,過去的學術是由官府來壟斷的,而孔子把學術或者說對學問的探討,普及到了整個社會,所以很多人認為孔子是中國第一個平民教育家。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一季《東周列國》第八集《吳越爭霸》

儒家文化的核心(上)

儒家文化的核心(上)

子貢由於他的才能和高超的辯論遊說技巧,使得他在列國的權貴間名聲鵲起,司馬遷在《史記・貨殖列傳》中這樣寫道:「七十子之徒,賜最為饒益⋯⋯所至,國君無不分庭與之抗禮。」孔子弟子中子貢最為富有,他每到一個國家,那些國君都對他非常的尊重,而他卻是孔子的弟子之一,這樣就更為孔子贏得了許多尊重。然而也有人因為子貢的財富和辯才,認為子貢比孔子更加高明,魯國的大夫就公開在朝廷上說:「子貢賢於仲尼。」

子貢聽到這種評價後說:「譬之宮牆,賜之牆也及肩,窺見室家之好。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不見宗廟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門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意思是說自己的那點學問本領,好比矮牆裡面的房屋,誰都能看得見,而孔子的學問本領,則好比數仞高牆內的宗廟景觀,不得其門而入,何況能尋得其門的人又很少,正因如此,諸位才有這樣不正確的看法。那麼孔子又是個甚麼樣的人呢?

孔子是個聖人,也是儒家學說的創始人,很多人把孔子稱為偉大的教育家,孔子在自述自己的生平時曾經說過:「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孔子的學說很博大,很多人認為孔子的學說核心在於禮和樂,當然孔子確實很重視禮樂,但是其實孔子學說的核心卻是「仁」。孔子講一句話:「人而不仁,如禮何。人而不仁,如樂何。」就是說如果一個人不是一個仁人的話,要禮和樂又有甚麼用呢?

我們今天簡單的介紹儒家的三個概念:「仁」、「義」和「知天命」。

孔子是把「仁」排在首位的,「仁」通俗的講就是愛人,當然這種愛並不是我們現在所理解的人與人之間的你情我愛,也不是以親情,或者是家庭的親緣關係來決定愛一個人,或者是不愛一個人。孔子這種愛人可以說是「博愛」,這種愛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叫做「推己及人」,就是我自己覺得好的,那麼我希望別人也同樣能夠得到,比如說有的人他希望得到名譽、有的人希望得到學問。那麼孔子說:「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這個道理在儒家也被稱為「忠道」。那麼「推己及人」的反面就是「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就是說我不喜歡的,那我也不推給別人,這個道理在儒家也被稱為「恕道」。所以說孔子講「仁」,但是也有人說孔子的道是「忠恕而已矣」。

當然孔子講的這種愛並不是無原則的,他是有一個道德的判斷在後面,並不是愛所有的人,比如說孔子曾經講過:「唯仁者,能好人,能惡人。」就是說一個有仁心的人,他會真心喜歡一個人,也會真心討厭一個人,當然討厭一個人,實際上是指討厭這人不當的行為,或者說是不良的道德,當然能夠做到這點是需要一定的原則的,也是需要有勇氣的,有的時候你真想討厭一個人的話,也是會得罪人的。

但是孔子也非常厭惡那種做老好人的人,他把這樣的人稱為「鄉愿」,孔子說這些人是「德之賊」,他們是損害道德的人,他們好像是做好人,好像是誰都不得罪,見到壞人他們也不敢得罪,而恰恰是因為他們的姑息與縱容,才形成了壞人行惡的土壤!子貢問孔子說:鄉裡邊的人都喜歡一個人,這個人是個好人嗎?孔子說不見得。子貢又說鄉裡邊的人都討厭他,那麼這樣的人難道是個好人嗎?孔子說也不見得。子貢說那甚麼樣的人算好人呢?孔子說鄉裡邊的好人喜歡他;鄉裡邊的壞人恨他,這樣的人才是一個好人!這個就是我上面講的「仁」的道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己欲立則立人,己欲達則達人」、「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節錄自《笑談風雲》第一季《東周列國》第八集《吳越爭霸》

在2017年飛天藝術學院Middletown分校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在2017年飛天藝術學院Middletown分校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zhangtianliang2017speech-3/

各位畢業生,各位老師,各位來賓,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下午好!

很榮幸能在這裡向諸位致辭。高中畢業是人生中的一個里程碑,當你們穿上畢業服的時候,意味著你們已經18歲了,變成了一個成年人!現在的高中畢業典禮,就像是中國古代的冠禮,就是在中國古代,男子到了二十歲的時候,就把頭髮盤起來,別一個簪子,然後戴上一個冠,冠禮就是成人禮,非常隆重,這意味著這個人就此成為了一個成年人,需要承擔社會責任了。

如果說,成年以前,我們的生活大多是由父母和老師安排的,那麼從今天開始,你們就會更加自主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你們將進入大學,廣泛地接觸社會,選擇你們的專業和職業。上面這些選擇非常重要,因為它決定了你們將以何種技能謀生,但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們將選擇自己做一個什麼樣的人。

家長和老師都希望通過教育,讓你們成為一個成功的人,一個人能否成功,取決於很多因素,比如是否聰明、是否能不斷學習、是否能夠把握機會,甚至在關鍵時刻是否有貴人相助等,但這裡我只想談談關於成功的其中三個要素。

最近我看到一則故事,上世紀六十年代,自由社會和共產陣營正處於冷戰時期,出於對美國航天事業可能落後於蘇聯的擔心,1961年,肯尼迪總統啟動了載人登月的阿波羅計劃。1962年,當肯尼迪總統視察美國宇航局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個清潔工,正在清掃地板,肯尼迪走過去,問他在做什麼,清潔工回答說:「總統先生,我在幫助把人送上月球。」(”Well, Mr. President,” the janitor responded, “I’m helping put a man on the moon.”)

這個故事對許多人來說,都深具啟發性,清潔工沒有說:我在清洗地板,或者說我在賺每小時兩美元的工資。在他看來,雖然他的工作微不足道,但是卻是整個龐大計劃的一部分。因此,相比其它清潔地板的人來說,他認為他的工作被賦予了更大的意義。

因此即使在做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我們也要盡職盡責地做到最好,要像那些設計航天器的發動機、儀錶盤或逃生系統等等那些重要部件的科學家一樣,盡到你最大的努力,這是你成功的一個關鍵,既懷有遠大的目標,同時又盡力做好分內的事。

有一點可以肯定,如果你能抱著這樣的態度去做清潔工,你就不會永遠都是清潔工。

這個故事的第二個層面的意義在於,一個事業的成功需要眾多人的配合,包括這個不起眼的清潔工。現在許多人都使用iPhone手機,一部iPhone手機的零部件來自於200多個供應商,比如提供內存、相機鏡頭、天線、外殼等部件的供貨商,中間經過400多道工序,這還只是硬件部分,此外還有整體設計、軟件開發、市場調查、統計、財務、法律、金融和人力資源等諸多部門的配合。

如果我們要想讓我們所參與的計劃能夠成功,我們除了做好分內之事,還要能夠積極配合他人,在許多書上、和人力資源部門交談的過程中,我明白了一個道理:很多工作,並非只有一個人能做。從能力上來說,滿足一個職位要求的人很多,而最終被雇用的人,未必是能力最強的,但必須是能夠配合他人的人。

無論是開發一個成功的產品或做一個成功的企業,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只有能夠配合他人的人,並懂得如何讓他人一起協調配合的人,才能成就更大的事業。

上述兩個要素:盡力盡責、配合他人只是做事成功的要素。作為飛天的畢業生,你們還被賦予了更高的期待,就是做人的成功。

我們現在生活在一個大變動的時代,人類歷史上經過了工業革命、電氣時代、電腦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等幾次飛躍性的發展,每次革命都帶來了經濟的繁榮,並造就出一批企業家和發明家,而今網絡把整個世界都聯繫在了一起,而伴隨著物質文明的繁榮,則是精神文明的衰退。

在世界的歷史上,出現過很多偉大的教育家,比如孔子,他是中國第一個私學教師,被尊為「大成至聖先師」和「萬世師表」;在印度,釋迦牟尼佛創立了佛教。當時釋迦牟尼佛有很多稱號,佛、如來、世尊等等都是他的稱號,他還有一個稱號叫「天人師」,也就是天上和人間的人都應該以他為師;古希臘的先知蘇格拉底也是個偉大的教育家,他最著名的學生柏拉圖創立了雅典學院。

這其實提出了一個很深刻的問題,也就是教育的目的絕不僅僅是技能的傳授,更重要的是培養人的美德。當你們步入大學的時候,你們就會發現,與那些大師的時代乃至後來上千年的傳統教育相比,在現在的大學中,人文的精神已經缺失得非常嚴重了。因此,我今天想告訴各位畢業生的是,在未來的人生中,你們需要重新拾起這種人文的精神,在學習各種技能的同時,完善自己的道德。

這個世界上有不同職業的人,每種職業都有他的頂點,比如搞政治的人可能最高成就是當總統;搞法律的人可能最高成就是做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或者法學家;搞藝術的最高成就是成為大藝術家。但如果我們拋開職業,就一個人做人本身來說,能夠達到的最高成就是什麼?

按照中國儒家的觀點來說,做人最成功是能夠做到聖人;佛家認為,做人最成功的是能修成佛;而道家認為,能夠修成真人,這是作為一個人能夠到達的頂點。而通向這個頂點的道路,則是遵循聖者的教導,就像我今天找到了法輪大法的教導,並以「真善忍」為原則去生活,才能夠不迷失於世俗的洪流中。

因此,在未來的日子裡,我不僅祝愿你們學業有成,事業有成,更要祝愿你們,在這個光怪陸離、充滿誘惑的時代,能堅守住傳統的道德,乃至對「真善忍」的信仰,做一個真正成功的人。

2017年的畢業生,再一次祝賀你們!

-節錄自

章天亮的網頁》在2017年飛天藝術學院Middletown分校畢業典禮上的演講

http://zhangtianliang.com/2018/04/2480/